從 GMT+0 開始...

關於部落格
The Life of London.
  • 128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ocial Skill 社交技巧

在這邊 常常有一種社交場合 也就是我們看英美電影蠻容易看到的
拿著一杯飲料到處走動與人聊天
而我對於種技巧一點也不在行... 
要說內向也不是 只是我不太會"哈拉"...
對著彼此不熟識的人 或者談話內容是我比較不熟悉的主題
非常基本的寒暄外 我自己不太會找話題繼續下去
不過還是把我所見寫一些心得下來

在台灣這種場合真的不太多 或者我自己不太有機會參與到
不過在這邊就遇到了蠻多次
一開始進來這個 course 課程 
之後參加的企業競賽每個星期二 workshop 結束後
到最近一次就是歡送會

這次的歡送會主要就是 buffet lunch 自助式的午餐
有著三明治 bagel 小餅乾 水果 cheese
當然 social 中不可少的主角--飲料
有著礦泉水 熱咖啡 熱開水 + 茶包 果汁
因為是一個 term 結束 當天幾乎所有的老師都來了
我自己平常會接觸到的老師都有出現 
部分同學間都已經蠻熟的 所以這次我特別觀察了一下老師們都怎麼聊天
或者我們怎麼去跟老師聊天

一開始十分鐘到十五分鐘左右 大概都專心吃著東西
之後 漸漸的開始熱絡起來
很自然的會一圈一圈聚集起來 每個單位兩個到五個不等
一開始聚集的型態大概就兩種 
第一種比較是屬於被動式的加入 新加進去一個圈圈大概就會先聽一陣子 
大概瞭解正在談論的主題 然後就加入自己的意見
第二種就屬於是主動式的 可能兩個人的眼神突然對上 
或者刻意想要特別找上某個人聊些什麼東西或問些什麼東西

我自己在這種場合中 我會覺得落單很奇怪  
理所當然的 你就是要在其中找人聊聊天說說話 
而不是自己在其中猛吃東西 那多沒意思啊!
雖然說你落單可能也不太會有人注意到你 大家都忙著聊天

就拿這次幾個例子來說 
這次我一開始我就主動找上我的 tutor 也是我平常的寫作老師 Kathy 
想要問一下他覺得我最後一次 essay 寫的如何
然後因為他最後一堂課因為生病了 所以沒有來 
縱使我知道他生病看起來好了 我還是問一下有沒有好之類
然後跟他講一下那堂課的情形 同學間的反應之類
當然 接近了放假 就聊些假期中有些什麼計畫
正當我想不太到下一步要說些啥時
另外一個同學突然加入了 老師把注意力放到那個同學上後
我就先聽聽他們 然後偶爾加入我的意見之類
到三個人都有點沈默後
我就提出說我要去拿個飲料或東西吃之類 
就可以很高興的結束了這個小圈圈

等我拿了飲料後 看到我聽力的老師 Jon 正好落單了
我就快步趨前 找他聊天啦 (不動作快 就會變我自己落單XD)
想問問我最後的上台報告如何 
結果我還沒開口 老師就先跟我說了我那天 presentation 還不錯之類
這時我就可以順著這個話題 講講我那天自己的感覺 我覺得我哪邊沒做好
然後跟他聊聊上課時他自己提關於他有趣的事情的細節
差不多好 老師就說他要去裝點飲料 這個兩人圈圈就這樣結束了

中間我就又找了幾個同學 問著差不多的話題
或者本來同班的同學 講講剛剛跟 Kathy 或者 Jon 講到的東西

之中又回到了 Kathy 這邊
結果他害我很尷尬  ><
因為我知道 Kathy 跟 Jon 是同一個辦公室
在我跟 Kathy 聊到一些他還在念碩士的話題後
我就問說之前我聽其他同學說我的 Jon 是語言中心的教授
他就說他不太清楚 然後就直接從遠處把 Jon 叫過來了 ^^|||||
結果害我很不好意思 我等著 Kathy 開口 結果他一直不開口幫我問 ...
尷尬了一下後 我要開口時 Kathy 也同時開口幫我問了
結果 Jon 就開玩笑的說 m...kind of professor  嗯...應該是吧
Kathy 接著就跟我說 那就是啦... 這時候我就不知道要接什麼...
就尷尬的處在那邊苦笑...
那時真是恨不得我有鐵舌頭 能把手上的熱咖啡一口喝下去
後來我想想 我那時候應該可以順著教授這個話題 繼續問點問題的
就不會頓在那邊了

這些過程寫起來看似有點做作
不過真正在現場的時候我到覺得還好
真正會讓我覺得做作的是一群我不認識的人 硬要我去哈拉...
那個我就真的完全不行
另我還有我想到很不自然的是看拿什麼飲料 找什麼聊天的人
拿著熱咖啡 可以慢慢喝的 就預期可以找到聊比較久的人
拿著冷飲 這個可以自己控制快慢 可以慢慢喝 當然必要時可以快快結束

反正這這就是這次的小小心得
有許多細節以及反應 都是我事後才想到應該要怎麼做
以後應該還有很多機會 可以讓我慢慢去揣摩其中的奧妙 :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